您所在的位置:延平新聞網 > 延平四賢 > 正文

楊時與延平兩座山的淵源

2015-01-01 16:15:10?楊思浩 楊邦盛文 鄭惠平攝?來源:延平新聞網  責任編輯:延平新聞網   我來說兩句
分享到:

“山銜幽徑碧如環,一壑風煙自往還。不似武陵流出水,殘紅那得到人間。”這首充滿深情的《藏春峽》詩,乃閩學鼻祖楊時為南平市郊的玉屏山所賦,它把我們的思緒引到了北宋時期南劍州的州府所在地延平——

南劍州早在公元1025年就辦起了州學堂,比宋仁宗下詔令各州縣辦學堂早了19年。楊時年輕時,就徒步由將樂來到延平上州學。他應吳儀之邀,常住在玉屏山藏春峽吳氏別館里。在延平求學問道期間,與楊時交往甚密的除吳儀、吳熙倆兄弟外,還有南平中了狀元的黃裳,以及廖剛(少年時期曾拜楊時為師)和羅薦可(著名抗金名士)。

吳儀兄弟倆是南劍州中進士的第二人吳輔之子。兄弟倆崇拜尊重其父的真才實學,但卻厭惡仕途之路。于是,吳儀在玉屏山藏春峽選建了一座別館,辦學聚友傳道。慕名到此求學者絡繹不絕,還吸引了地方名人學士和府衙官員相聚,泡茶飲酒,吟詩作畫,切磋學問,議論時政,把小小的藏春峽鬧騰得沸沸揚揚的。他們的舉動促進了古代延平教育事業的發展,對南劍學風的形成和發展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從藏春峽走出的文人,經此調教,上進成才,其中中進士的不乏其人,如楊時(將樂人,1076年中進士)、陳瓘(沙縣人,1079年中進士)、黃裳(劍浦人,1083年中狀元)等。

玉屏山的一草一木,都勾起這群文人墨客的詩情畫意。楊時留下好幾首贊美玉屏山的詩,他在《藏春峽·詠歸堂》詩云:“結廬東山阿,屹然俯全閩。下有黃龍淵,浮光抱層云。……微吟曳雙屐,踏破青苔絞。歸于自樂只,此意將誰論。”詩中把詩朋學友激情歡聚,全身心融入大自然的場景描繪得栩栩如生。

漫步在玉屏山間小道,望著蔥綠的青菜,還有那籬笆根下蹲坐的鴟,偶遇的砍柴老翁,都能勾起楊時的“人生出處分,禮義安可逾” (《藏春峽·老圃亭》)的感慨。詩言志,歌詠情。楊時在玉屏山留下的詩,充分表達了他十分眷戀培育他成長的延平這片山水沃土,珍惜與他朝夕相處的吳儀倆兄弟之間的深厚情誼。無怪乎他應吳儀之請求,欣然為其父吳輔《文集》作序,稱贊吳輔“有高人逸士之志氣,故其流風余韻足以道其子孫而化鄉人。”

楊時對吳儀倆兄弟隱居山林,勉力辦學之舉更是贊譽有加,稱其“資廩純粹,清高絕俗”。特意贈詩一首:“幽人長往不知還,將謂云心遇石根。見說東風桃李好,也隨蝴蝶過花園。”

我們尋覓楊時先賢在玉屏山留下的歷史足跡,也忘不了他在九峰山活動的軌跡。早在唐代,九峰山就修建了劍溪草堂(延平書院前身),并在九峰山和玉屏山兩山之巔各修建了一座高塔。楊時經常同吳儀、吳熙倆兄弟等學友漫步九峰山的林間小道,或到建溪草堂圍坐火盆旁,品茶交談,考研學問,憂國憂民。記載楊時在九峰山的活動史料只有只言片語,但后人卻留下濃重一筆。明朝文人陳山在《前提》詩中,就把延平四賢與九峰山的深刻淵源,以及他們之間師脈相承的關系,喻意得含蓄深邃。詩中寫道:“九峰橫翠映高樓,吟倚西風最上頭。師友淵源承道統,江山詩灑總儒流。雙溪波浪沖閩越,萬丈龍光射斗牛。詣極探無人不見,夕陽芳草不勝悉。”

如果說延平是楊、羅、李、朱四位理學大師問道傳經之“邦”的話,那么玉屏山藏春峽吳儀別館和九峰山的劍溪草堂就是延平四賢傳經論道之“所”了。南平兩座名山與以楊時為首的延平四賢有著深刻的淵源關系,他們南傳理學和開辟閩學的功績,受到清康熙大帝的重視,并為楊時親筆御書了“程氏正宗”一塊金匾,至今仍珍藏在楊時后裔故居地的延平區玉地村。

相關閱讀:

心情版
更多>>延平新聞
更多>>福建新聞
  • 新聞資訊
  • 延平報道
更多>>生活體育

版權說明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2014 FJN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南平市延平區濱江中路461號
辦公電話:0599-6161263   E-mail:[email protected]  閩ICP備12013949號-2  閩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20140901號
延平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99-6161530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主辦:中共延平區委、延平區政府   主管:中共延平區委宣傳部

閩公網安備 35070202100064號

下载万人帮赚钱